10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大登乡赤灯村发布公告,引起关注。公告显示,10月1日,全村不允许过满月、一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葬礼不允许穿麻布和孝服、纪念活动、花环纸带等,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所有村民不得参与上述情况。否则,道德银行的星级评定点将被降级,贫困生、转学、入户等手续将不予办理”,对此,襄汾市文明办负责人表示,“其实还没有落实”。看到这则公告,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就是村委会是否胸襟太宽。事实上,村委会不仅过于宽大,而且涉嫌违法。在法治国家和法治社会,一切事情都要首先强调法律原则。村里的公告属于村规民约。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和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相抵触,不得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

赤灯村的村规民约显然经不起法律的检验。首先,村民们有满月、生日、搬家宴请、穿麻衣孝道的葬礼、追悼会、花环扎纸带等行为,虽然有些违背了现代文明的要求,但并不违法;其次,贫困生、转学、入户等都是基本权利。村民委员会无权剥夺村民的权利。因此,赤灯村的村规民约是违法的。好在襄汾县对此态度明确,且违法规定无法执行。长期以来,类似的非法村规民约经常出现在媒体上,暴露出农村治理目标和手段不匹配、不一致的问题。

不可否认,一些农村地区奢侈浪费的婚丧嫁娶现象越来越严重。在一些地方,封建迷信抬头,恶俗风潮卷土重来,对农村社会风气产生了不良影响。村委会作为一个基层组织,提倡风土人情、文明节俭本身并没有错,只是简单粗暴地加以禁止,甚至采取非法手段剥夺村民的合法权利,这显然与乡村治理的目标不符。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即“建立健全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和政策体系,按照工业繁荣、生态宜居、农村文明、有效治理、生活富裕的总体要求,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尽管违法的村规民约似乎从一开始就在追求“乡村文明”,但由于违法手段的存在,并不能达到“有效治理”的目的。农村治理必须坚持法治、德治、自治相结合,失去法治基础。自治不可避免地会频繁地遭到雷击。当前,一些基层干部经常感到,自己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解决农村治理问题。看来,没有禁令他们解决不了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赤灯村本身就有很好的治理方式。赤灯村有一个创新的“道德银行”,将农村农民的优良道德行为转化为一定的积分,存入账户,可以到超市兑换等价的生活用品。“道德银行”充分体现了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的德治要求,发挥了“道德银行”的积极引导作用,不仅能取缔村民的理解和认同,还能更好地体现德治在乡村治理中的主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