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酒要“金融化”人们,树立起不会站在危险墙下的绅士。从好市多到天猫,1499元的飞天茅台酒一直都是几秒钟就卖出去的。在电力行业,是速度和运气;在商超,是会员和门槛。总之,没有偶然的成功,茅台的价格不是你想买的,想买就可以买。1499元的茅台酒不好买,2000元的茅台酒也可以买。如此拙劣的剪刀使购买茅台酒成为一项稳定的生意。过去,茅台酒也很稀缺,但主要是“买不喝,喝不买”,收礼人会把茅台变成现金,使回收茅台变成灰色产业链。现在,茅台酒是资本的支撑。就连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方也暗访该店,称“茅台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炸的,请不要做黄牛党,也不要非法销售茅台酒”。茅台酒一直供不应求,但今年的炒作特别激烈,一方面迫使茅台酒放量供应,在中秋国庆前夕,要集中投放市场7400吨;另一方面,茅台酒大肆砍掉中间经销商,即使瓜田和李子也要建立自己的营销公司,也就是说,他们被经销商囤积。如今,茅台的“硬通货”们纷纷成立,不仅是“银行家”们在炒作,普通人也乐于购买。

仅国庆期间就有数百万人在网上抢购。在全国范围内投机茅台酒是危险的。尽管它让茅台酒变得高端甚至奢华,但它最终会让茅台酒举起石头砸在脚下。任何商品,一旦货币化和金融化,都是一场泡沫游戏。从荷兰郁金香到中国绅士兰花,最后都是泡沫破裂和鸡毛。如果茅台酒不进入消费市场,而是囤积在投资市场,价格会越来越高。但茅台酒的价格不会一飞冲天,一旦市场环境逆转,或遭遇黑天鹅,就会形成抛售,形成“踩踏”,从而给茅台品牌致命一击。

以盈利为目的的资本。当资本追逐一种商品时,它总是充当一把双刃剑。即便是公认的安全目标茅台酒,一旦被资本瞄准“资产短缺”,也很可能成为泡沫事件。对茅台来说,价格高估不是问题。如果我们继续高估,我们永远不会失去尾巴。泡沫不再是好事了。啤酒没有泡沫,所以喝起来没意思。但是泡泡太多了,不能喝。归根结底,茅台酒首先是消费属性,然后是投资属性。茅台酒需要继续增加供应,这样两种价格才能“整合”,这就是茅台酒现在的做法。茅台酒一经形成,就不容易对冲,因此尽管近期茅台酒的供应量很大,尽管有媒体报道黄牛正在赔钱,但“一瓶难求”仍然是常态,茅台酒的二手价格仍然很高。困难显而易见,但“不炒不喝”必须贯彻到底。茅台酒不仅是茅台酒的开端,更是企业发展的后劲十足。NBA在中国“触礁”,已经让炒鞋者看到了什么是黑天鹅。如果茅台酒继续炒下去,迟早会遇到灰白的犀牛和黑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