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经济学家警告称,潜在风险比上周公布的两项重要经济数据更值得关注。哪一个对市场影响更大?上周,主要市场波动性大幅上升,黄金和美国股市涨跌互现,投资者颇为无奈。金石此前曾报道称,贸易商情绪波动、经济周期拐点和主要市场季节性因素对市场影响较大。除上述因素外,有分析人士认为,经济数据喜忧参半也是推动市场波动性上升的重要因素。例如,上周美国两项主要经济指标出现明显背离。周二公布的美国ISM制造业PMI仅为47.8,低于市场预期的50.1和此前的49.1,跌至10年低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美国乃至世界制造业衰退的标志。另一方面,当天公布的美国Markit制造业9月PMI终值为51.1,超出预期和预期。不得不说,ISM制造业PMI和IHS Markit制造业PMI发出了9月份美国制造业活动的明显信号。有鉴于此,一些分析师和大型投行急于找出哪个指标更能准确反映当前经济形势?哪个指标对市场影响较大?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经济学家米歇尔•迈耶(michelle meyer)上周五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这两项指标各有利弊,各有不足。

通过分析和研究,迈耶和他的团队最终发现,最谨慎的方法是将这两个指标与其他一系列制造业指标一起分析,以便准确监控全球制造业的发展趋势。总体而言,尽管制造业有疲弱迹象,但并不像ISM指数显示的那样悲观。美银美林表示,虽然这两项指标的幅度往往不同,但与上周的市场动荡相比,备受关注的ISM制造业指数陷入萎缩,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不过,美国银行也指出,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两个制造业指标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趋势。根据美国银行汇编的数据,自2007年5月ihs-markit首次发布制造业数据以来,ihs-markit制造业pmi和ism制造业pmi两个指标释放相反信号的概率约为13%。当两个指标释放的经济信号不同时,股市、黄金等市场往往会有不同的反应,但对一个指标的反应不是很敏感。因此,上周的震荡可能是小概率事件,不会成为市场的常态。对于哪个指标能更好地衡量制造业的发展,美国银行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详细分析。为了回答这些问题,meyer观察了组成ism和ihs-markitpmi数据的成分指数。这些指标衡量以下制造指标的月度变化:产出、新订单、就业、库存和供应商交货。梅耶尔等经济学家在每次调查中还原了一些固定要素的月变化指数,发现由于受到突发因素、季节因素等因素的影响,各构成指数的统计显著性误差均小于5%。在减少样本量后,迈耶发现,只有就业和供应商交付才是ISM和IHS Marki制造业PMI中经济的指标,后者成功预测了2008年和2009年的全球衰退。但需要注意的是,大部分车型在整个样本中的适应度相对较低,而在简化样本中,适应度几乎为零,这说明两个制造指标之间存在一定的自相矛盾。基于上述分析,美国银行认为,样本和测量的一致性表明,在评估制造业健康状况时,应仔细考虑这两项调查的作用。也就是说,目前很难区分这两个指标,但都存在不足,不能充分反映制造业和全球经济发展的形势。那么,目前制造业的发展状况如何?迈耶认为,这是由贸易形势决定的。虽然波音停飞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罢工等行业特定因素可能在短期内给制造业带来压力,但美国银行预计,贸易形势将是整体形势的关键。因此,制造业的前景变化无常,投资者可能会继续承受经济数据分化带来的市场冲击。在报告的最后,梅耶尔还提醒投资者,对制造业的悲观预期可能会对其他经济部门产生溢出效应,这也是投资者最应该担心的。